吉林快3是什么机构|吉林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|
  • 返回: 极品驸马

    第1132章 暗渡陈仓

    ?    深夜,太初宫,望仙台。

        至从张昌宗从这里摔下去以后,就有人说这里闹鬼,望仙台几乎就成了宫中一处讳莫如深的禁地。除了两个不得不留在这里伺候的小宫婢,平常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。

        妖儿又住回了这里,并且得到了前所?#20174;?#30340;清净。虽然这个清净是来自于女皇的半保护与半软禁,但妖儿根本就不在乎。至从张昌宗一事后,她想要的就?#30343;?#28165;净。

        今天月光大盛,她又赤足登上了高台,解开及腰的长发任它铺散开来,然后盘膝坐在那皎皎的月光之下,闭目凝神。

        两个小宫婢远远的看着妖儿,一阵一阵的打寒颤。在她们眼里,妖儿就是这望仙台的女鬼。若非女鬼,谁会大半夜的跑出来吸收月华,还披头散发的,真是瘆人!

        但若此刻她们看到?#25628;?#20799;脸上甜美无比不带一丝邪气的笑容,定然又会认为,妖儿就是刚刚仙宫里下凡的仙子。

        睁开眼睛,她的眼中写满了欣喜。

        “终于到了子?#20445;?#25105;要再卜一验证昨天之卦象!”

        一扬手,妖儿抛出了几枚铜板。铜板滴嗒嗒的转了一阵,落定不动。

        “天遁为奇,九天临?#20303;?#20061;地临癸,太阴临丁,六合临巳……大吉!”妖儿咧着嘴笑了,“神仙哥哥,你真的凯旋归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再来?#22238;?”

        “九天在三宫、九地在四宫、太阴在六宫、六合在三宫……嘻嘻,估计我们很快就要见面咯!咦,怎么还有一层凶险?”

        “可别吓我!事不过三,今天最后?#22238;浴?#19977;奇与生门太阴合,得人。遁奇与休门开门合,得地。”妖儿皱起了眉头,“未得时!……神仙哥哥你要快一点呀,不然晚了就有危险了!”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薛绍刚刚一?#30424;?#19978;板渚的陆地地面。长时间的?#20889;?#21018;?#31456;?#22320;,他感觉还有一点站立不稳。

        “薛公,只能这么快了,希望没有误事。”赫连孤川说道,“请跟我来。”

        薛绍点点头,“必须赶天亮之前,快快快!”

        一行人离开岸滩迅速离开,跑进了?#40644;?#26641;林之?#23567;?#36203;连孤川显然对这一带相当的熟悉,他带着薛绍?#28909;?#22312;树林中飞快的穿行,走了足?#20889;?#21322;个时辰片刻也没停歇,终于来到了一处芦苇丛生的隐蔽滩头。

        薛绍轻吁了一口气,这地方他熟,以前不止一次的驾船到这里来钓鲈鱼。

        如此说来,离洛阳不远了!

        赫连孤川一声呼哨,芦苇丛中如同魅影一般滑出二十多条渔船。

        “委屈诸位了,只有这样的渔船才?#28784;?#34109;。”赫连孤川说道,“天明时分洛水的渔人都会回城卖鱼,上了船诸位?#35760;?#20052;装改扮成渔夫。洪门的兄弟会给你们驾船,直?#24433;?#20320;们送到南市的鱼肆码头附近。到了那里会有人来接应,你们只管扛上鱼跟他们走便是了!”

        薛绍轻吁了一口气,“安排得不错。但我必须第一时间见到论弓仁与郭元振!”

        “薛公放心,郭侍郎早就安排好了——请登舟!”

        薛绍不由得呵呵一笑,那个大?#24471;?#21150;起正事来,还是这么?#31185;?

        众人陆续登舟,薛绍与赵义节、赫连孤川同乘了一舟。上船之后大家都开始?#28784;?#21270;妆忙得?#28784;?#20048;乎。薛绍可是这方面的大师级人物,一顿折腾下来,赫连孤川和赵义节面对着面都快要不认识他了。

        船上还真有鲜鱼,显然是刚刚才从河里打捞?#20384;?#30340;。薛绍不得不佩服赫连孤川的办事之周密。

        洪门的人驾船的技术那绝对是天下顶尖的,小小的渔船也走得极快,而且二十多艘渔船很自然的分散开来,和江面上其他的一些洛阳渔船混杂在?#40644;穡?#27627;无违合之?#23567;?

        黎明时分,薛绍的船最先抵达了洛阳。有惊无险的一番检查之后,他们进入了渔肆。

        这里已经有了很多的渔船和往来的贩夫?#21670;洹?#27931;阳城里数十万人每天吃的鲜鱼,差不多都是这时候从这里发出来的,可以想像现在这场面有多大。

        薛绍这些人杂在人群之中,还真是不打眼。

        但是他们的船才刚刚靠岸,马上就有一个商人打扮的汉子带着几个随从冲他们哟呵:“船家,可有鲈鱼?”

        “有!”

        “过来,我要了!”

        薛绍一听声音就乐了,大?#24471;?#26469;了!

        船行靠岸,薛绍?#28909;?#20687;模像样的挑起一篓篓鲜活的鲈鱼上了?#19969;?#37101;元振还故意上前来挑?#22987;?#30246;一阵,然后一巴掌拍在薛绍的屁股上,“哎哟,好精壮的汉子啊,当个渔夫真是太屈才了,不如来跟我做事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巧了,我也正?#20889;艘狻!?#34203;绍也答得像模像样,“我有家传的金刚狼牙棒,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别激动,别激动,我?#24213;?#29609;的!”郭元振干咳了一声,“跟我走吧,快一点,可别耽误了我店里的生意!”

        薛绍这一船六个人,挑着三篓鱼就跟着郭元振走了。没走多远他们就进了南市的一家酒肆后门,门一关上,薛绍就扔了鱼篓把郭元振扭翻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个?#24403;?#29609;艺儿,一?#25918;?#25105;屁股,看我不弄死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哈哈,饶命饶命!……正事要紧,论弓仁和小公子都在里面等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小公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定国!”

        “他怎么在这里?”薛绍惊讶道,“这里是一处什么地方?”

        赫连孤川连忙上?#26263;?“薛公,这里是洪门最近盘下的产业,也是洪门在洛阳最新的秘密据点。绝对安全,店里的伙计薛公也都认?#19969;!?

        正?#24213;抛?#26469;了几个伙计,薛绍一看眼睛亮了,洪门门主赵崎和十八鹗当中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辛苦兄弟们了。”薛绍总算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,“领我去见论弓仁!”

        赫连孤川带着薛绍?#28909;?#36208;进厨房,合几人之力将巨大的水缸移开,掀开地板露出一个地洞来,下面?#26032;?#26799;。

        薛绍刚刚走下去,里面就传来一个声音,“阿爹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一声,薛绍所有的旅?#37202;?#21171;几乎都没了,连忙快步跑上前去,迎面一个小子飞也似的冲过来,一把扑进?#25628;?#32461;怀里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定国你长这么大了!”薛绍欢?#19981;?#20102;,在他脸上一个劲猛?#20303;?

        “阿爹,孩儿好久没有见到你了,呜呜!”薛定国抱着薛绍一个劲的大哭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好孩子,不哭,让你师公知道了可得骂你。”薛绍替他抹眼泪,说道,“?#28909;冒?#29241;和叔伯们说些事情,晚点再陪你说话可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薛定国非常听话,站到了一旁。

        论弓仁这?#25243;?#19978;前来,“见过薛公。”

        看到他们两个在?#40644;?#34203;绍心中已是明白了大半,只道:“论将军,我们现在只谈公事。郭元振,赵义节,你们过来。其他人,带我儿子去外面把风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地下密室不大,仅有坐蒲和简单的茶水,想来是洪门的高级首脑们紧急藏身和密议之地。

        “简明扼要,长?#23736;?#35828;。”薛绍道,“郭元振,现在局势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十分紧张。我怀疑东宫和武三思随时可能动手。”郭元振道,“朝廷方面虽然还没有接到你发来的正式公文,但已经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你们大捷凯旋的消息,这是逼得他们赶紧狗急跳墙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就必须尽快。”薛绍道,“说一?#30340;?#30340;计划。”

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68;下!”论弓仁突然道,“薛公,论某想问,你们难道是想谋反?”

        薛绍好奇的看向郭元振,“你还没有对他明说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在,如何明说?”郭元振两手一摊,“我若反复申明我们不是在谋反,他也难于相信啊!因此我只告诉他,是你要?#36864;?#23494;议要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论某还以为,薛公是想和我讲一讲,关于月奴的事情。”论弓仁平静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薛绍正色道:“月奴之事我现在不想细谈。我只告诉你一个原则,月奴现在过得很好,让她知道太多的事情只会给她带来伤害。我不同意你和月奴及定国正?#36739;?#35748;,但我?#24066;?#20320;用别的方式与他们亲近。”

        论弓?#26102;?#25331;一拜,“论某?#36820;ǎ?#24819;收定国为义子,还请薛公成全!”

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#34203;绍沉默了片刻,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?#23736;?#35874;薛公!”论弓仁激动万分,拜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论将军,请起。”薛绍伸手去扶他,心想论弓仁也是挺不容?#20303;?#20840;家满门上下都被杀光了,孤身一人漂泊在异国他乡。他内心对亲人的渴望和眷恋,恐怕不是寻常之人所能理解。

        “谢薛公……”论弓仁起了身来,扭过头去?#37027;?#25273;了抹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论将军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们不是在谋反。 恰好相反,我们是在阻止别人谋反。”薛绍道,“想必这些日子以来,你也应该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风声。”

        “薛公,你不必解释了。”论弓仁说道,“该要如?#21361;?#19979;令吧!”

        “郭元振,放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郭元振愣了一愣,嘿嘿的干笑了两声,“不用这么急着报负我吧?……咳,按照姚元崇的谋划,薛公只能率领一部分水性极佳的人,从禁河水道潜泳进入西隔?#19988;?#20185;殿中,先与太平公主殿下汇合。然后再想办法?#40644;?#30417;门?#20048;鋇直?#34905;,让论弓仁去夺取羽林卫兵权。宫外,我会以夏官名义召唤统兵大将军麴崇裕前来官署议事,然后我会将他拿下并夺了他的兵符,再去洛水军营接管兵权。至于朝臣那边,会有姚元崇见机行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军队朝堂宫里宫外,设计全面,但风险仍是很大。”薛绍皱眉,“最大的难度就在于论弓仁能否重夺羽林兵权。还有,洛水大军的大部分将领都已经不是我们的人。麴崇裕消失太久定会有人生疑,到时你一但出现半点差错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      “风险肯定不小,但咱?#19988;?#19981;是第一次并肩搏命了,怕他个鸟!?#28784;?#20320;能尽快见到神皇,一切的风险,都不再是风险。”郭元振说道,“所以,关键——还是在你!”

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68;下!”论弓仁突然喊了一声,然后一脸窘态,“薛公,我……我不会游泳!”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pxwwlt.tw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?#34892;?#35828;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?#20174;?#20197;处理。











    吉林快3是什么机构
    捕鱼来了官网论坛 快乐8下载安装 诈金花德州 搭建分享转发文章赚钱平台 山西快乐10分8月1号 广西11选5选号技巧 排列三排列五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网90 时时彩老时时彩 云南快乐10分任选3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