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是什么机构|吉林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|
  • 返回: 盛唐高歌

    984 自揭其短

        “微臣拜见皇上”

        “贱民拜见皇上”

        看到李隆基,在场人纷纷给这位大唐天子行礼,不过从?#20174;?#20013;可以把在场的人分为三六九等,郑鹏有官身爵位,以微臣自居,而孙大眼?#28909;?#26159;奴,只能以贱民自称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的心情不错,闻言摆摆手说:“免礼,平身吧,还没到这里就听到动静,开始测试了?”

        孙大眼是奴隶,除非李隆基点名,否则不?#30097;?#33258;开口,郑鹏应道:“回皇上的话,刚刚测试火铳的威力,还没有检验,皇?#20384;?#24471;正是时候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就检验吧,还等什么?”李隆基一?#31216;?#24453;地说。

        吐蕃战场上火器的威力,引起李隆基对对火器的兴趣和重视,一听到?#34892;?#24335;火器研发出来,很快就亲临火器署检验。

        郑鹏应了一声,转身让人把靶子抬过来检查测试成果。

        第一块靶子是放置在三十步距离那块,由于火铳准头不大,靶子故意做得大一些,是普通靶子的三倍左右,郑鹏和李隆基很清楚看到离?#34892;?#24456;近一个光滑的圆洞,点?#20998;?#20313;表情有一些不同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的神色?#34892;?#30340;亢奋,露出兴奋又惊讶的神色,明显是被火铳的威力折服,要知靶子可是用半寸厚的木板制成,三十步射中不难,可射穿就?#28784;?#26679;了。

        其实测试的时候,李隆基就到了,不过他选择?#23545;?#22320;观看,并没有上前打扰,等测试完才?#20384;礎?

        ?#20889;?#21033;器,大唐岂能不强,岂能不兴?

        郑鹏眼里闪过一丝赞同,不过面色很从容淡定。

        笑话,二世为人,什么没见过,火铳看似威力不错,可跟后世成熟的武器相比,简直就是孩子的玩具。

        检查完第一个靶子,接着检查第二个,也就是距离五十步的那个靶子。

        第二个靶子找到铁珠击穿的射击孔,威力依然强劲;

        八十步靶同样被火铳发射的铁珠洞穿,不过射击孔没前二个靶子那么光滑;

        一百步的靶子可以找到被卡在木板上的铁珠,木板的背面被铁珠拱起一个包包,铁珠不能洞穿这块木板;

        一百三十步的靶子在第三环的地方找?#36739;?#22312;靶板上的铁珠,郑鹏用手摸一下,发现镶得挺紧,抠二下都没能抠下来,威力还不错;

        一百五十的靶子只找?#25581;?#20010;浅浅的洞;

        一百八十步的靶子只在边缘位置找?#25581;?#20010;射击的痕迹,看得出准心和力量都了一个临界点;

        二百步的靶子和二百五十步的靶?#29992;?#24378;找到射击的痕迹,不过威力可以说可有可无;

        李隆基的笑容慢慢?#34892;?#20957;结,语气明显少了刚开始时的兴奋,看了看地上的靶子,扭头对郑鹏说:“从测试来看,?#34892;?#26432;伤范围在一百五十步,超过一百五十步的威胁力大减,郑爱卿,说?#30340;?#30340;想法。”

        “鸡肋”郑鹏想了想,很中肯地说。

        “鸡肋?”李隆基的表情?#34892;?#24778;讶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有点意?#36857;?#35828;说。”

        鸡肋原是鸡身体的一部分,出名是因为三国时杨修一句“食之无味、弃之?#19978;А?#30340;话。

        当年曹操与刘备对垒于汉中,两军相持不下。曹操见连日阵雨,粮草将尽,又无法取胜,心正烦恼。这?#31508;?#20853;来问晚间的口令,曹操正呆呆看着碗内鸡肋思想进退之计,便随口答道:鸡肋!当“鸡肋”这个口令传到主簿杨修那里,这?#19968;?#33258;作聪明,怂恿兵士们收拾行?#30333;?#22791;撤兵。兵问其故。杨修说:鸡肋鸡肋,食之无肉,弃之有味,今丞相进不能胜,恐人耻笑,明日必令退兵。于是大家都相信了。这件事被曹操知道了,曹操便以蛊惑军心之名砍?#25628;?#20462;的头,然而有关鸡肋的典?#26102;?#27969;传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郑鹏应了一声,然后恭敬地说:“回皇上的话,总体来说,火器有利有弊,利是威力大、杀伤力强,特别是大规模作战时,有先声夺人之威,不过以现在的火器,很难复制吐蕃之役的成功。”

        “继续说”李隆基不动声色地说。

        不光是李隆基,就是在场的孙大眼?#28909;耍?#20063;把耳朵竖得高高的,想听郑鹏的分析。

        “征讨吐蕃初时,敌人对火器一无所知,以为是神惩、天雷,火药一响,人惊马乱,不战自溃,有时一个三百人小队就可以击退数千人的大部队,简?#31508;?#26080;往而不利,然而,到了后期,当敌人对火器有所了解和研?#20130;螅?#25928;果大打节扣,这也是打吐蕃后期险象横生原因,就以火铳为例吧,刚才我看了,从装药到发射,大约需要十息时间,还是在顺利和熟练的情况下,两军对垒时,最多打二铳,敌人就冲到跟前,用弓箭的话,至少能射四拨箭,还不包括火铳制作成本高、养护难和容易出的差错。”

        郑鹏说话的时候,非常?#38505;媯?#26446;隆基?#36864;?#22823;眼一时都听呆了,现场顿时静了下来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测试这么成功,所有人都精神振奋,特别是孙大眼那伙人,都在憧憬着李隆基给奖赏,没料想郑鹏突然说出这番话,一下子全呆了。

        什么意?#36857;?#28779;器署不是郑将军主张设立的吗,测试这么成功,没趁机向皇上请赏也?#36864;?#20102;,怎么自己拆自己的台?莫非怕下面的人抢了他的功劳,故意打压一下?也不对啊,整个火器署的工匠都是奴隶,为了保密起见,见不了光,别?#30331;溃?#23601;是想分润一下功劳也做不到,这是何苦呢。

        现场静了下来,一旁的高力士忍不住问道:“郑将军,依你这话,火器署是不是没?#20889;?#22312;的必要?”

        孙大眼?#28909;?#21548;到高力士这番话,脸色突变:对他们来说,火器署是他们的全部,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尊严、希望和自身的价值,要是火器署不存在,那掌握核心机密的自己怎么办?是悄无声息?#24187;?#21475;还是重新做苦力?

    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孙大眼感到自己的的心都吊在嗓眼上,感到自己的命运就像?#28784;?#27809;有根的浮萍般在风雨中飘零。

        郑鹏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脸郑重地说:“什么事都有一个瓶?#20445;?#36935;到问题,那就解决问题,困难只是暂时的,但前途是光明的,?#28784;?#35299;决这个问题,我敢保证,军队的战力将会有一个不敢想像的增长。”

        华夏有光?#22278;?#28866;的文明,也有沉重惨痛的历史,特别是那段苦难的近代史,更让人不堪回首,外夷用华夏人发明的火药强?#20889;?#24320;华夏的大门。

        要知火药在宋朝时就得到应用,到明朝时已发展成制式武器,然而清朝反而是后退了,?#25345;?#32773;认为火器华而?#30343;擔?#19981;如他们手中的弓箭,以致火器的发展滞后甚至倒退,最后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。

        这些问题早晚都会遇上,郑鹏?#24525;?#20986;来,算是打一个预防针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:“爱卿这番话,出乎朕的意料,想不到爱卿会自揭其短,很好,想必这?#35272;?#36319;爱卿修铁路、打造火车有关,看似花费巨?#39318;?#19968;些不切实际的事,实则是看好它未来的发展,可对?”

        长洛路的花销,就是贵为天子的李隆基也吃惊,更别说其它人,在他们看来,郑鹏早就名利双收,要什?#20174;?#20160;么,而郑鹏偏偏?#32874;?#25240;腾,万贯?#20063;?#37117;扔了进去,刚开始时李隆基不理解,直至郑鹏解释,这才崇?#40644;?#25964;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一种炫耀,而是一种境界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贵为大唐天子,也知?#34892;?#20107;?#40644;?#19981;立,就像军器监最新一款投石机,刚设计出来时,花费是旧款投石机的三倍,可威力只有旧款投石机的一半,?#31508;?#24456;多人提议放弃,就是负责设计的工?#24809;?#38431;的信心也动摇,李隆基跟负责的监总谈过话,得?#25581;?#26159;成功,不仅操作更简捷,威力至少是?#36175;?#30707;机的一倍,毅然决定继续,成了,大唐多一款进攻利器;不成,也?#36864;?#22833;一些钱财,对于盛唐来说不值一提,?#30343;?#20040;,有钱,任性,没想到最后还真是成功了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英明”郑鹏没想到李隆基不仅好说话,领悟能力也很高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看看郑鹏,又看看那些测试火铳的靶子,沉吟一下,很快说道:“爱卿说?#23435;?#26469;可期,那就继续努力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李隆基把目光放在孙大眼身上,满意地点点头,说了声不错,转身竟然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就这么走了?

        等李隆基一行的身影消失后,孙大眼呆了一会,?#34892;?#19981;敢相信地眨眨眼,一脸呆滞地说:“郑将军,皇上这是...起驾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应该是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...皇上是满意,还是不满意?”孙大眼?#34892;?#24528;忑不安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纠结啊,好不容?#23376;?#19968;个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机会,这么快就完了,也不知皇上是满意还是不满意,高兴还是不高兴,本以为这次表现好可以得?#25581;?#31508;丰厚的奖赏,没料想是这个结果,不过孙大眼也不敢在郑鹏面前抱怨。

        心里隐隐?#34892;?#24616;念:都是郑将军的错,这么高兴的情景说这么扫兴的话,要不是郑将军说这些话,奖赏不早就到手了吗?你职高薪厚有爵位,可以不在乎,问题是自己在乎啊。

        妙书屋


    本?#23621;?#21517;变为  www.pxwwlt.tw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